拉郎之一 (杨年华x方骏)

本来这曾经是个很污的埂,然而这两位主角自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自己就跑了好远。

于是这就成了纯爱……

作者:R

杨年华其实没想过自己会喜欢男人的。

为了年少时的一个荒诞的梦,他把自己的产业暂时交给了副手,寻觅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

他管这个叫做寻找真爱。

他的房东听他这么说,喷笑出声,又圆又亮的眼睛眯了起来,下巴上的肉颤悠悠的抖,“杨大哥,看你这说的,你放心,我就是做这一行儿的,保准给你找个满意的。”

杨年华的房东叫做方骏,是个婚姻介绍所的“资深感情专家”。说他资深也不过是纸上谈兵,当爹又当妈的拉扯大自家妹子,他其实也没正经谈过几次恋爱,但这种事儿,只要他自己不说出去自然也是没人会知道的。

连着给他那房客介绍了几个条件都还挺合适的女的,结果这人也不知道拾掇拾掇自己,邋邋遢遢的去跟人家见面,可不是要被人家嫌弃。“相亲其实是门技术活儿”,当杨年华再次被女方拒绝之后,方骏蹲在自家四合院的门口跟他这个房客一边喝啤酒一边聊天儿。杨年华低头笑了笑,也不多解释,看得方骏有些急眼,“我说杨大哥,你这不是来找真爱的吗,不自己作出努力,这真爱又不可能是馅儿饼,自个儿从天上掉下来。”

抬起头,杨年华温和的看着方骏,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过了一阵,眼瞅着俩人身边的氛围越来越僵,他终于低声地回答,“骏子,我有喜欢的人了。”

*****

那天的谈话不了了之,方骏看不懂杨年华究竟想干什么,有了喜欢的人还找什么真爱呀。坐在自己的屋里,他透过窗户往外看,只见那男人窝在厨房里捯饬着俩人的晚饭。

 

明明是个那么好的男人。

夕阳照在杨年华的侧脸上,虽然是一幅硬汉的长相,而此时的他却表情柔和,满眼的温柔,让人忍不住地心跳加速……

手机响起,看房客看得失神的方骏一个激灵的跳了起来,还因此碰倒了椅子,屋里一阵噼哩哐啷,方骏手忙脚乱的抓过手机。听见那么大的动静,杨年华转头看向方骏的屋子,只见对方带着喘息的走出来,手里是因为接听太迟而被挂断的电话。

“骏子,你没事儿吧?”

方骏心不在焉的瞅了两眼厨房的方向,哼唧了几句杨年华听不见的回答,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的又转身回屋了。

被房东搞得莫名其妙的杨年华无奈的笑笑,低下头继续做饭。脑子里却一直都是那人通红的脸,和那几声暧昧的喘息。

他心想,这次还真是不好办了。

*******

杨年华一直知道叶珊的存在,却从没见过,有时方骏说起她,脸上的表情让他有种莫名的辛酸。

有天夜里,他从厨房倒水出来,正准备回屋睡觉,就见他那房东踉跄的从外头走了进来,一看就是喝高了。把杯子放好,杨年华走过去,搀扶着方骏往他那屋走,谁知道这胖子一使劲儿,愣是把他拽了一个蹶咧。

然后他就被抱住了。

他呼吸一窒,缓缓的抬起胳膊也把方骏搂住了;对方的脸埋在他的颈窝里,鼻息的热气喷在他敏感的耳下,掌下的身体软乎乎的,他既不知所措又有些心猿意马。

就在杨年华愣着的当口,他怀里的房东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叶珊你给个准话儿啊,究竟是成还是不成啊,这么耗着,我难受……”

“你又不是不知道有时候我把不住边儿,但是你跟我说呀,这么半不啰啰的是个什么意思啊……”

杨年华心情复杂的抱着他,听他又哭又笑的碎碎念了半宿;方骏的半拉身子都依靠着他,杨年华的腿都快站麻了,又不舍得把对方推开,怕他摔跤;等到他那房东终于消停了,才小心翼翼的把人半拉半抱的弄回屋去,帮他擦脸,脱鞋,脱衣服,盖被子,掖好被角。杨年华神色隐藏在暗中的看着睡着了的青年,听他在寂静的夜里呢喃着别人的名字。

从那时起,他就决定什么也不说,什么都不做。

*****

方骏知道那天自己喝高了之后似乎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儿,第二天他起来之后就发现杨年华对他有些不同了。说不上来是哪儿不一样了,但是他能感觉的到俩人之间的隔阂。他尝试着道歉,却被那人脸上客气的笑容给挡了回去。心里头的不爽利让他们的相处变得有些尴尬起来,直到杨年华收到了一封请柬。

来自唐微微的请柬。

红色的卡片上是金色的字,两个人的名字,却有一个不是杨年华。他看着手中的东西,忽然觉得恍如隔世,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觉得自己生命中正确地那个人就是她,他也坚信有一天他跟她的名字会一起出现在这张请柬上。

方骏站在一旁,见杨年华的神色,脑子里一下子就通透了:他眉眼温柔的说有喜欢的人时的样子,他笑而不语的应和着自己帮他找真爱不成功时的牢骚。

原来他心里真的有人了。这么想着的方骏突然觉得有点委屈,旧情难忘就旧情难忘,跟他说实话,直接拒绝他事儿妈不就完了,何必藏着掖着的。都是大男人,他又不会因为这么点儿事儿跟他置气。

两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头,直到杨年华突然抬起头来对着方骏说,“骏子,你陪我去趟吧,你看这上头说可以携带家眷的。”方骏一愣,然后气急败坏的把手边的毛巾扔了过去,“好你个杨年华,你姥姥的占我什么便宜呢!”

他们打闹着,杨年华没注意方骏刻意而为的爽朗,而方骏也没看清杨年华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

到了唐微微婚礼那天,方骏盯着杨年华把压箱底的西装拿出来,一边帮他系领带一边说,“好歹是去老相好的婚礼,当然要穿得花枝招展,不然怎么让她觉得肠子都悔青了。”杨年华无奈地笑,眉尾塌下来,哭笑不得的样子,眼中却有着满满的宠溺。方骏觉得自己是产生了错觉,于是撇开了眼神。

他们是打了的去的,到了现场就看见伴郎伴娘在酒店外头迎客,将红包递了过去,杨年华把自己和方骏的名字写在了一起。他没有走进婚宴厅,而是径自上了楼,方骏紧紧的跟在他的后边儿,就怕他想不开干点什么傻事。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当杨年华推开楼上会客室的门时,里面站着的是一身红妆,干练而美丽的女人,她井井有条的安排着婚礼婚宴的程序,眉眼间都是自信与幸福。听见开门的声音,她转过身,在看到杨年华的时候惊喜的笑了出来。

“年华,你来了。”

方骏在他身后看不见对方的神情,只能听见男人低沉的回答,“微微,我来了。”

唐微微走向他们,左看看右看看杨年华身上的西装,又瞅了瞅方骏,伸手拍了拍对方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说,“你还真是‘老样子’,一点儿都没变。他还不……”

“恭喜你喜结连理,也祝你幸福。”杨年华打断了唐微微没说完的话,弯下腰轻轻的抱了抱她。

女人挑起眉,似笑非笑的,最终抬起胳膊回抱了下对方,“谢谢你。”

“饭我们就不吃了,我就过来跟你道个贺。”杨年华撤回手臂,平淡的对着她微笑。

“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

“那我们先走了。”说着就要转身离开,方骏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两人,也不知道要不要插句话。

“年华。”唐微微在杨年华推门之前叫住了他。

他停住了手上的动作,转过头来看她。

“再见。”女人温柔地对着他笑,除了对他,似乎也在跟什么其他的事情告别。

“微微,再见。”杨年华冲着她点了点头,也笑着推门出去了。

方骏眨眨眼睛,有点反应不过来眼前的这出哑剧,跟着杨年华出去吧,他觉得那他跟过来是干嘛的,留下吧,又更是莫名其妙,没有办法,他只能匆匆的对着唐微微点了个头,就跟着他那个房客出去了。

追上杨年华,他扯住对方的袖子问,“我说你来是干嘛的啊?”

杨年华没马上回答他,直到他们走出了酒店,才侧过头对他说,“我是来道别的。”

方骏觉得自己懂了,却又觉得自己还糊涂着,思绪紊乱中问了脑子里唯一的问题,“我说你这么个样子是怎么把人家女神追到手的?”

听到这里,杨年华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揉方骏那一头的卷毛,“你猜。”

回程的路上他们坐的是公车,不时有人侧目这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被这么些人打量的有点不习惯,方骏偷偷的在杨年华耳边念叨,“对了,你给人家包了多少红包?”

杨年华学着他的样子,偷鸡摸狗似的小声在他耳边说话,“888块钱。”

被喷在耳边的热气弄得有点痒,方骏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眼神嗔怪的瞪了对方一眼,“我说你也太抠门儿了,老相好你就包这么一点。”

男人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却没有回答他。

*****

在那场婚礼之后的周末,方骏穿着条大裤衩子,坐在小院儿中间的树下乘凉,他琢磨着以前给杨年华介绍的都是他觉得跟对方差不多等级的,看到唐微微之后他发现这事儿估计没那么简单。他心说哟呵,这老小子眼光到是挺高的,以前看他那不上心的样儿,估计是根本没看上人家。可是就他平时那个蹲在家里无业游民的模样,别说这种女神级别的了,就算是普通的姑娘都瞧不上他。

不成,方骏算计着,我得把杨年华好好拾掇一下,好歹上得了台面。毕竟有了新的恋情,才能忘记曾经的伤痛。

他也是个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性子,当天晚上就坐进了杨年华的屋里。

“杨大哥呀,之前你也不说,不过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你想找的‘真爱’是个什么条件。”正当他对自己的开门见山表示满意的时候,他看见杨年华的表情有些微妙的复杂,“杨大哥,你别不好意思,我知道你还喜欢唐小姐,不过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嘛,下一个比她更好的人也许就站在街拐角儿呢。”

他喝了口水,“不过呢,我明白归明白,那个水准的姑娘眼界儿不得特高,我觉得怎么着你也得捯饬一下,好让人家姑娘第一眼就喜欢你,然后再用你的内在抓住她的心,到时候就算你条件没她想的那么好不也没什么大碍。”

方骏滔滔不绝的说着,杨年华不发一语,看他没什么反应,方骏心里有点没底,“杨大哥,不是我说,虽然你外在条件还挺不错的,但是能追到唐小姐那样儿的,你肯定也费了不少心思,我知道你忘不了她,但是人不能拴在一颗树上吊死啊;你再努力努力,一定有跟唐小姐一样或者比唐小姐更好的人出现的,你现在这样自暴自弃,就算唐小姐看见也觉得不好吧。”

看他说的越来越偏,杨年华眉头皱起来,心里的野火一点点的往外冒。

“你看哈,人家唐小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更得加把劲儿……”方骏话音未落,杨年华突然插了进来。

“方骏,你有完没完。”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瞪着方骏。

被对方具有攻击性的态度吓了一跳,方骏愣了愣就觉得不忿,也站了起来“杨年华,我有完没完?我这是为你好,劝你别一直缅怀过去,要向前看,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我不用你好心。”杨年华死死的盯着方骏,那眼神他虽然看得不甚明白,却直觉得危险,“方骏,你管我之前先撒泡尿好好照照你自己,你行行好,先管管你自己的那点儿破事儿,别到时候再喝个烂醉,叫着叶珊叶珊的掉进护城河里头去,那时候我看谁鸟你。”

僵在原地,方骏嘴唇颤抖着,大口的喘着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过了好一会儿,他低声的骂了句你大爷的。转身就摔门出去了。

杨年华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颓然的坐回椅子上。

*****

他在这个四合院里住了快有小一年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院子里的气氛冷到了极点。平时杨年华在家的时候多一些,经常会把晚饭做好送一份过去给方骏。自从那次争执之后,杨年华也不知道方骏还会不会接受他的饭食,看到对方每天回来都会自己带份外卖,他觉得这个表态已经足够明确了。

方骏每天下了班回到屋子里,就会从窗帘缝里偷偷地看杨年华那屋,看那个人手里端着两人份的饭菜朝这边望,再摇摇头,转身回去。咬着嘴唇,他心里那个后悔啊,当初怎么就想不开非得去劝说杨年华呢。唐微微的婚礼才过几天,他就去捅刀子,大概十句话里头九句半都跟人唐小姐有关系,杨年华不生气才怪。更何况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明显他那次喝醉的时候肯定干了不着调的事儿,人家没找他算账已经是给面子了,结果他还……

不行,自己好歹是房东,大多数的错还在自己,一定得去道个歉。踌躇着,他蹭出了房门,走到对方门前,犹豫着要不要敲。就在他正举棋不定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了,杨年华正准备往外走,两个人撞到了一起。因为惯力往后倒的方骏闭紧了眼睛等待着疼痛,却突然感到一只手臂环住了自己的腰,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杨年华抱在怀里。

他们的身高差不多,杨年华略微的高一些,他们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他甚至能感到对方从衣服里散发出的热气;环在他腰间的臂膀很结实,从后腰上那人手掌贴着的位置窜起了阵阵的酥麻,顺着他的脊椎流窜。

“杨,杨,杨大哥,我没事儿了。谢,谢谢你。”他能感到自己的脸上一片滚烫,有些慌乱的推开对方,却发现手上根本没使上力气。

男人放开了他,向后退了一步,担忧的看着他,“骏子,真抱歉,我出来的时候没看见你,把你撞着了。”

“没事儿没事儿,是我自己不小心。”眼神乱转,方骏无法看着对方的眼睛。

沉默蔓延开来。

“杨大哥……”

“骏子……”

他们同时开口。

“你先说。”

“你先说。”

方骏噗的一声笑出来,杨年华也忍不住的大笑,这几天持续在这小院儿里的阴霾也逐渐的消失了。

“杨大哥,真对不起,我不该那么逼你的,你自己的事儿就是自己的事儿,以后你要是觉得我事儿妈,跟我说一声就成。”

“骏子,这事儿也有我的不对,我不该冲你发脾气的。”

方骏抬起眼睛看向杨年华,两个人冲彼此笑着,“来,抱一个。好兄弟。”方骏伸手拥抱了杨年华。

“恩……好兄弟。”杨年华若有所思的回答突然让他有点不安。

*****

自从那次吵架之后,本来两个人应该重归于好的,方骏却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能想起那个炙热的怀抱,杨年华的气息充斥环绕着他,好像要将他禁锢。而他觉得自己看对方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似乎总会不由自主的瞟向他的手臂,后背,甚至是大腿。直到有一天,他从一个有关杨年华的梦里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硬了。

方骏慌了。

他开始有意无意的保持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在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叶珊的时候,惊慌失措的他立马给对方打了电话,然后每隔几天就约她出来。叶珊一开始还一如既往的与他斗嘴,到了后来却也开始发觉他的不正常,眼神里也带了几分探究。

有几次他带着叶珊回家,他发现只要跟以前一样的跟对方贫嘴,就能不太去想杨年华的事情,甚至有过杨年华跟他们打招呼,他都没有注意的时候。他们笑闹着,而他的房客沉默的看看他们,就转身回到屋子里。方骏的眼神飘过去,看那紧紧闭着的门,不知怎么的心里一阵绞痛。

叶珊问起过他这个房客,那时杨年华正在厨房里做饭,方骏不愿多说,只讲妹妹再嫁后,把四合院的一间空屋租了出去。杨年华不太说自己的事情,具体的他也不太清楚,就知道他似乎是自由业者,平时也不太出门,是个挺好的人。

向来精明的女人疑惑的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男人,总觉得这人面善,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记忆中这个人似乎应该穿着什么别的衣服站在别的场合做些别的事情一样,这么一个小四合院与他格格不入却又奇妙的相合。

方骏看杨年华心情好像不好,觉得大概是自己跟叶珊让他想起了以前的伤心事,就带着叶珊进了屋。可是这次,无论他多么努力地跟叶珊贫,却还是忍不住的注意着院里。他的目光悄悄的跟着杨年华,看他泄愤一样的剁鱼,看他用力的炒菜,好像心里有一团的火,让他用炒勺将饭菜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看他如此的心不在焉,叶珊皱起眉头,问他,“方骏,你究竟是怎么了?这几个星期我一直都觉得你不对劲。你跟我说实话。”

他低下头,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脑子里因为屋里屋外的两个人乱成一团,叶珊还在问着什么,他却完全没听进去,终于像是考虑好了什么,他猛地抬头,“叶珊,你知道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叶珊愣住了,然后似乎是接受了他的反常是因为犹豫不决是否要向她告白,肩膀逐渐的放松下来。“方骏,你知道我们其实不合适。跟你一起我很开心,但是那是好友之间的感情,而不是情人之间的。”

*****

杨年华很烦躁,他看着方骏这几个星期跟喜欢的人打得火热,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自从他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他就知道总有一天方骏会带着喜欢的女人回家,结婚,生子;而他则只能继续站在好兄弟和房客的位置上,沉默的看着他,祝福他。

这是一个怪圈,他都说不清自己怎么就把自己绕了进去,逃脱不能。

就在他用不必要的力气折磨着锅里的菜时,他看见那个叫做叶珊的女人从方骏的屋里出来,欲言又止的看着关上的门,满脸的忧虑。他们吵架了吗?他想。

相互点了头,叶珊匆匆的离开了。

杨年华没有去打扰方骏,他知道男人这种时候都想一个人呆着。草草的吃好饭,他就进屋了。

后半夜的时候,他被院子里的动静吵醒了,以为是进了贼,他拿起了墙边的笤帚,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探出头去。

月光下,只见方骏坐在地上,手里还有没喝完的啤酒瓶子,醉醺醺的傻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杨年华把笤帚放回原处,推开门走了出来。将身上的外套披在对方的身上,他弯下腰,努力地把地上那个胖子给拉扯起来。

“年华啊,是你吗?”方骏笑着,口齿不清的叫着他的名字。

心里莫名的一跳,杨年华回应,“骏子,是我,外头冷,咱回屋。”

“回屋?回屋干嘛呀,我还没喝够呢。”

“回屋睡觉,都后半夜了,你再喝天都要亮了。”

“睡觉……睡觉啊……”杨年华看着方骏抬头看天,慢吞吞的吐着字,“那……你要跟我睡吗?”

那一瞬间,杨年华整个人都僵住了,不可思议的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方骏,只见那个人歪着头冲自己笑。

他对自己说,这个醉鬼估计早就断片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沉默的把人拉扯回去,安置在床上,再转身把门关上。他伸手解方骏的扣子,打算把对方的衣服脱了,让他睡得好舒服点儿。

却听见那人嘟嘟囔囔的“年华啊……你到底跟不跟我睡啊。”

见他还不回答,方骏突然就不依不饶起来,“你说啊,说啊,睡不睡啊!”

看这个醉鬼开始发酒疯,杨年华没办法只能应和他,“睡,睡,乖啊,一会儿就睡。”

就在他专心致志的跟方骏的衣服作斗争的时候,他突然感到耳朵上一阵湿热,惊恐的抬起头,他瞅着那个死醉鬼一脸无辜的看着他,“看我干什么,你说要睡的啊。”外头有灯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映得那人的眼睛里好像装下了星辰。

杨年华的眼神暗了下去,呼吸也急促起来,方骏看他的反应,满意的笑了,伸出舌头舔他的鼻尖,手也没有闲着的抓住他房客的领子,拉扯上了床。

*****

你说我会不会拉灯……

*****

方骏是被阳光给晒醒的,他闭着眼睛本来想要动一动,却发现全身都在疼,从头到脚,尤其是身后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可是身下床的触感很熟悉,应该是他自己的床没错,也许只是喝醉上床的时候磕着了,他如此的安慰自己。

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看到的是杨年华紧皱着的眉头,方骏心里一下子就凉了。

完了,我干什么了。发现自己喝到断片儿了的方俊觉得自己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努力地回想着昨天所发生的一切,他好像是因为对杨年华不清不楚的感情而对叶珊表白了,然后遭到了拒绝。伤感之下,就捞出了床底下的存货,喝了个够。然后……然后呢?然后他只记得有人搂着他走向了哪里,他拉着谁就上了床……

卧槽。

酒后乱性。

好像还是自己强迫的杨年华……不对,这种情况算自己强迫他吗?

现在还想什么呢,你这个不着四六的傻缺,可是玩大发了吧。

他又抬起眼皮瞅了瞅杨年华,只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黑,大有要发飙的架势,于是他上下嘴皮子一动,张口就说,“杨大哥这事儿我错了,您就当被狗咬了,根本没这码子事儿;您要是想搬走我也理解,这个月的房租就不收您的……”

方俊惊愕的睁大了眼睛,眼前是杨年华放大了的脸,他没说完的话被对方的唇舌堵在了嘴里,那个男人双手狠狠的掐住了他的手腕,拉起扣在床头,舌头肆意的侵犯着他的嘴巴。好像是要惩戒他一般,对方的牙齿也没闲着,撕扯啃咬着他的下唇。

被吻得昏头转向,方俊只能呆呆的看着杨年华,看那个人喘息着撑在他的上方;手腕被捏得生疼,大概都要淤青了,嘴唇也一阵阵的刺痛,应该红肿得厉害。

“骏子……”杨年华低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让他忍不住的一阵哆嗦,这声音真是太他妈的性感了,“骏子,我喜欢你。”


评论(51)
热度(89)

© 透明R | Powered by LOFTER